孑染丶

→杂食党——主吃d5杰佣,不要跟我安利佣杰或杰园。
个人偏向all佣。
我有病玻璃心,懒癌晚期。
不要在讨论跟文章cp无关的东西。
喜欢的太太能绕地球三圈,其他的也是。
也吃海贼all路,但主A→L←S。
佣吹。

[杰佣]约定(1)

※无逻辑,第一次发文
※懒癌晚期,当做党费
※虽然标着一,但不知道有没有二
※大概是略沉着小奶布受×略冷漠毒舌杰克(?)
※一直在ooc,有些设定还在摸索
※enmmmm随缘就好,有热度的话,应该会写二吧……
※就这样Let's go☞
第一章 引
   奈布·萨贝达是一名雇佣兵,现已退休。但在有一天,他收到一封邀请函,那封邀请函引起了他的兴趣。
   他的确是在退役后感觉到无聊了不少,而邀请函里就写着如果他去邀请函上写的那个庄园里,就可以补齐心中的空缺。那里有跟战场一样的气氛,甚至更胜一筹。
   奈布被这个条件吸引了,于是他打点好一切,前往邀请函上的那个庄园。
   等奈布来到庄园后才知道庄园只能带一样东西进去,要他自己选择。
   奈布思索了下,从自己背包里把陪伴自己多年的老伙计钢铁护腕拿出来带上,然后推开了庄园的大门,走了进去。
   奈布·萨贝达将在庄园里得到他想要的……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不是吗?
……
   “嘿!杰克,你知道今天又有个求生者来了吗?”里奥把自己的大鲨鱼刀放在桌子上,然后坐下来看着桌子对面的人。
   “知道,有什么问题吗?”杰克擦着自己的指刀,头也不抬,冷淡的回答到。
   里奥清了清嗓子,说到:“我从艾玛那里打听来的……听说那个求生者是个佣兵,名字好像叫奈布·萨贝达。”
    杰克抬起头,那双昭显着他不是正常人的红色眼睛中一片死寂,用一种调笑的语气对里奥说:“怎么?一个佣兵能吃了你?”
   里奥噎了一下,猛地站起来撑着桌子指着杰克说到:“我里奥除了园丁还没怕过谁!佣兵算哪根葱!”
   “里奥你就知道给你女儿放水……每次跟她一局,地上椅子几乎要全被摇光了。搞得我每次抓了人要往地下室送,路又远,人都跑了。”小丑从门外进来,把火箭放在他坐的那把椅子旁边。
   里奥看小丑一脸郁闷,就知道他估计又遇到自己的女儿了。
   “嘿嘿,艾玛是比较好动,她很善良很可爱的。”里奥挠了挠头,对袭克说到。
   袭克对里奥翻了个白眼,端起桌子上的水一饮而尽,转头对杰克说到:“杰克你知道最近新来的那个求生者吗?”
   杰克活动着手指,漫不经心的回答到:“刚刚里奥说了。怎么你觉得那个佣兵能吃了你?”
   袭克伸出食指晃了晃,做了个‘不’的手势。
   “那个佣兵技巧很厉害,加速位移,溜起我们来简直不要太轻松。今天我遇到他了,被他溜得跑了三个人,他落到了我手里。我猜他是还没熟悉我们,所以才失误的,今后我们有得追了。”
   杰克皱了皱眉,把自己的玫瑰手杖抽出来擦了擦,说到:“你觉得我怕他?”
   袭克想起杰克的技能,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虽然杰克的手短,但是后面的速度就很快了。
   里奥在另一边做自己的傀儡娃娃,没有说话。
   鹿头班恩一头包从门口走进来,一屁股坐椅子上,从鼻孔里喷出粗气。
   “这些求生者真花痴,看见杰克就一个个送上门求抱,看见我就转头就跑!”
   里奥抬起头来,以一种平静的语气对班恩说到:“正常,因为你太凶了,还老是勾她们,是个姑娘看见你肯定都跑。”
   班恩不服气的一拳打在桌子上,吼到:“关键是还有男的求公主抱啊!这合理吗!”
   袭克抠鼻,说到:“合理。”
   班恩转过头对着袭克从鼻子里喷粗气。
   杰克看着自己的下午茶时间被打扰了,心情很不爽,于是对袭克说:“你下一局和我换,我现在很不爽。”
   袭克点头,心里想着下一局的人怕是要遭殃了。杰克心情好的时候会抓三放一,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喜欢玩人,抓了放地上放血,起来一个挠一个,说起来挺像女人打架的……
   袭克正想着下一局的求生者会怎么死,就有消息过来说下一局到他了。
   “杰克,我的局到了,你去吧。”
   杰克点点头,带上面具,收拾好东西就往等候室走去。
   杰克身后的玫瑰手杖撒着零碎的花瓣,他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迷雾中。
……
   奈布刚结束一场游戏。
   他发现在游戏里受到的伤害在游戏外会立即愈合,一点后遗症也没有。但是他之前的毛病却不会愈合,而且在游戏中还会体现出来。
   比如他很反感电机的声音,被打伤了会牵动旧伤这些好像都在游戏里被扩大化了,最重要的一点,他的钢铁冲刺只能用六次了……要知道他以前虽然不常用钢铁冲刺,但是绝不可能只有六次这么少。
    “奈布,你要和我们开始下一场游戏吗?”医生艾米丽走了过来,拍了拍奈布的肩。
   奈布点了点头,只发出了一个冷淡的音节:“嗯。”
   艾米丽笑道:“奈布怎么就不多说点话啊,这么冷淡可不会有女士喜欢哦。”
   奈布嘴角抽了抽,其实不是他不想多说话,而是他的声音太那什么了,根本不像一个当过兵而且已经20多岁的人。
   艾米丽也没多计较,只是笑着走向等候室了。
   奈布也缓缓的走向等候室,他想找的……其实并不只是战场上的气氛,还有……一个约定……
   “啊!”
   奈布听到一声尖叫,貌似是艾玛小姐的。奈布飞快的冲进去,抓住艾玛小姐护在身后,问到:“出什么事了?艾玛小姐你还好吧?”
   艾玛脸上通红,扒开奈布又激动的喊了一声:“啊!杰克!求公主抱,我保证不挣扎,就算上天也行啊!求抱抱啊,求抱抱。”
   艾米丽看起来也很开心的样子,旁边的冒险家库特嘴角抽了抽,很识相的不说话。他心里已经明白,这局,药丸。
   奈布听到杰克这名字愣了下,随即又甩甩脑袋,心想这世界上叫杰克的多了去了,不一定是他……
   奈布和库特看着两位激动ing的女士,选择了沉默是金,很快这场游戏就开始了。
……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