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染丶

→杂食党——主吃d5杰佣,不要跟我安利佣杰或杰园。
个人偏向all佣。
我有病玻璃心,懒癌晚期。
不要在讨论跟文章cp无关的东西。
喜欢的太太能绕地球三圈,其他的也是。
也吃海贼all路,但主A→L←S。
佣吹。

[杰佣]迷失(玫焰)

※第一人称
※对杰克好感不大,短篇。
※据真实经历改编,提醒各位小佣兵不要上当。
※大猪蹄子还是大猪蹄子,尽管开了推演他还是大猪蹄子。
※为便利分辨佣兵,出场佣兵用皮肤名字分别。
※对杰克好感不大不表示讨厌。
  1.
  “佣兵团3=1加我进组。”
  我看着全国频道上地喊话,低头抠了抠护腕,说起来好久没有见道其他兄弟了,或许可以去看看。
  加了人,进入游戏等候,不一会就看见了另外两个兄弟。
  “嘿,好久不见,明焰红。”佣兵里看起来年龄最小的弹簧向我打了个招呼,他还是一如既往的开朗,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纯真。
  我向他点点头,好久没有出现在对局中,有些话不知道该怎么对他说。
  “明焰你话变少了。”感染探过身,伸出手勾住我的下巴说道。
  我咧了咧嘴,往后退了下,感染还是像以前一样压迫力十足。
  感染也收回手,放在桌上,手指有规律的敲击着。
  “嗯……刺客要来参加这局游戏,我先下去了,下次再聊,明焰。”弹簧突然站起来走出了游戏等候室,刺客代替他坐在了椅子上。
  刺客低咳了一下,吹了个口哨,拍手挑衅,挑眉向我看来。
  “嘿,好久不见明焰红,我最近看到的都是忧郁蓝和匿踪绿,你倒是少见了。”
  刺客一边挑衅地朝监管者等候的方向做了个手势,一边朝着我说话。
    “还好,我只是比较少出来,毕竟红色太显眼了。”我开口回答。
  刺客的表情似乎有点难以形容,他眯着眼睛,说道:“你觉得红色显眼不好吗?”
  我挠了下因为抿嘴而出现的酒窝,尴尬的笑了笑。
  “噢,又是一个乖乖修机的乖宝宝,电机对你们的吸引那么大吗?”刺客身体向后倾,靠在椅背上。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自己确实喜欢修机,因为溜鬼实力不是很好,想着与其去送技能还不如修机。
  感染突然站起走出来游戏等候室,旧装笑着坐在感染的椅子上。
  “嗨!这局我和你们一起玩,专心破译哦。”旧装撑着下巴,笑眯眯的说到。
  我点点头,又看见一直没说话的原始走出了游戏等候室,艾米丽医生代替他坐在椅子上。
  “好久没见过三个佣兵了,原始联系我说怕你们受伤了一直摸不好拖节奏,所以叫我来帮你们一把。”艾米丽拍了拍我的肩,拿起针筒晃了晃。
  刺客呲了下牙,想起当初被海盗巫医摁在地上治疗的场面,对医生这种职业表示了畏惧。
  旧装看见刺客的表情笑得不行,他参加的很多对局里医生都很强悍,但是心地也很善良。对于佣兵来说,医生是他们又爱又恨的存在。
  我点点头,准备时间已经归零,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进入了游戏地图。
  2.
  对于杰克,我不明白其他兄弟是怎么看的,但我对杰克没有太大的好感,其他杰克也很少和我接触。唯一一个和我交流比较多的玫瑰爵也再三的强调他是直男,只抱女性。
  我倒是很在意弹簧和刺客,他们和杰克交流比较多。弹簧和金纹经常出去逛地图,刺客和白纹在游戏里玩猫和老鼠的游戏,看起来关系都很好。
  我遇到的杰克多数是理发师,他好像很厉害,不管是带着鬼脸披肩还是玫瑰手杖,总是很认真的在游戏。当然,他是一个魔系,除了偶尔会放一个人去地窖,大部分都是直接四杀。
  我听忧郁蓝说他遇到一个理发师为了戏弄他,把他队友全杀了后,堵地窖口把他打趴下说让他修机。
  忧郁蓝直接投降,出了游戏后好好的和理发师聊了聊天。
  我对忧郁蓝表示同情,也对杰克的好感有所下降。尽管忧郁蓝说理发师其实挺绅士的,也很关心他,我也表示不想跟杰克进一步深入交流。
  令我对杰克好感大为下降的是在一局玫瑰爵的游戏里,我被玫瑰爵挂上椅子后,他抱着园丁在我椅子前一直吸,跟八辈子没见过园丁一样,等待我上天后抱着园丁去地窖。
  出了游戏后他还对我说他抱了我需要多抱抱小姐姐回神。
  我只是嘲讽的扯了下嘴角,转身参加下一局游戏。
  刺客曾经对我说他一直不喜欢杰克这个监管,曾经他被一个杰克放血死,他出去后观战却看见那个杰克和医生在地窖旁边画涂鸦玩。后来白纹追他的时候费了很大的劲才让他在公主抱的时候不挣扎,安静的被白纹抱着走完了红教堂的红地毯。
  刺客说白纹是他唯一一个被打倒了以后不挣扎的监管。虽然当刺客被打倒时是大门已经开了,而其他三个人都已经逃脱了的时候。
  弹簧倒是一直说金纹的好话,但我们都知道金纹出现的几率很小。因为出场率低的原因,所以金纹就闲得不行每天来找弹簧出去逛街。
  感染和寄生也有交好的杰克,当然暗鲨和蓝鲨也有,连匿踪绿也和性格天然黑的浅叶爵玩得很好。
  好像我就是佣兵里唯一一个和杰克们关系差的人,可是自己对杰克已经提不起太多的好感了。
  或许就这样自己过下去也很好,不必被那所谓的‘爱情’束缚,不必接受那些希望艾玛小姐与杰克在一起的人们的指责与辱骂。
  这样想想我的兄弟们也挺可怜的不是吗?
  3.
    这次游戏地图是红教堂,我发了个专心破译的信号给其他人定位以后就开始专心的破译密码机。
  刚修一点就有心跳了,我暗道运气不会那么差吧。把手从密码机上放开,我走到墙边,四处看了看,慢慢的周边开始起雾。
  杰克?
  我有点惊讶,毕竟现在杰克很少出场了,多数都是红蝶小姐和小丑先生。
  这位杰克是亮铜爵,我和他绕了一下,看不出他是不是佛系的。他还没打到我,只是和我在这里绕了下圈。我以为他开场应该会追我一下,于是发了一个‘监管者在我附近’给他们一个提醒,结果他却传送走了。
  我停了一下,想着他们应该不会那么快倒,于是继续破译我之前破译的那台密码机。刚碰到密码机就听到了监管者技能开启的钟声,刺客被打中了,亮铜爵带的张狂。
  我皱了皱眉,紧接着刺客被打中的是医生,大概亮铜爵这次擦完刀以后,医生直接倒地。我松开了密码机,隔着雾区仔细的看着红色的轮廓,又是擦完刀后,旧装中刀。
  医生被杰克绑上了椅子,刺客已经跑到了墓碑破译密码机,我的密码机破译完以后准备去治疗刺客,就看见旧装倒地,刺客松开密码机往医生椅子的方向跑去,我想叫住他,但是在游戏中监管者和求生者都不能说话交流,求生者比监管者待遇好一点,可以相互发信号交流。
  我的信号里并没有‘站着别动,我来帮助你。’
  我知道刺客想救医生,我在医生上椅的那时就在考虑要不要去救她了。毕竟当时只有我的状态是满血,可是我很冷漠,我并没有立刻去救医生,而是冷眼看她上椅,看着旧装倒地。
  我当时想的是什么呢?五条密码机一台都没有开,如果我不破译,就没有人破译了。况且我那台机快好了,我想破译完。而一个在开局被杰克传送过去,几秒时间内解决了的医生,我不想救,那是拖累。
  刺客和旧装这次的发挥也有问题,按理刺客不会那么快中刀,我可以理解他是在亮铜爵传过去的时候出现密码机qte的时候松手炸机中刀的,但医生和旧装不可能会紧接着他中刀。只有一个可能,他们觉得亮铜爵是佛系,亮铜爵是因为他们是佣兵才上场的。
  他们对杰克已经失去了抵抗,沉溺在了杰克用温情织下的这张网。犹如飞蛾一般,明明前面是会令自己受伤甚至死亡的烛焰,却还是义无反顾的扑了进去。
  为了让自己得到那明亮又炽热的光,为了让自己在庄园这无限的游戏里能得到一丝温暖与那所谓的爱情,为了让自己不迷失在庄园无限的游戏里,他们将自己的爱情寄托在了一个怪物身上,让怪物带着属于他们的记忆,陪伴他们参与一场又一场游戏……
  我已经放弃了,在我碰到刺客破译的那台密码机时,刺客也倒地了。
  面对二阶的杰克,他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更何况他还是受伤的状态,容错率极低。
  亮铜爵把刺客绑上火箭椅,随后将旧装绑上气球送向另一把火箭椅。
  我看着杰克红色的轮廓走远,把刺客救了下来,我想为他治疗,他却一直不停的跑着。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不接受我的治疗,于是我只好跑去救旧装。
  亮铜爵进入了隐身,属于监管者的红光照在火箭椅的旧装身上。
  旧装发了一个‘专心破译’的信号,他并不希望我去救他。我越来越搞不懂我的兄弟们了,他们为什么会放弃逃脱的希望,难道爱情真的令他们盲目了吗?令他们忘记了在战场上的那种生死一瞬的感觉了吗?
  我还是救了旧装,为他抗了一刀我不能再失误。
  旧装还是被打倒了,二阶的杰克,没有丰富的经验,很容易被打倒。
  旧装迷失……只剩下我和刺客在苟延残喘,我开始破译密码机,修了一会起雾了,我想换另一台破译,我现在修的这台机是一个转场点,不能在雾区里溜二阶杰克。
  就在我想找一台角落里的密码机破译时,刺客发了一个‘专心破译’的信号,我朝他发信号的方向走去,看见了他惊险的翻过一扇窗,而他后面就是我一直不能确定方位,导致我不敢安心修机的罪魁祸首。
  刺客在溜鬼,我的快点破译,他撑不了多久,更何况他在椅子上已经过半了,不能再次上椅了。
  我找到一个不是很重要的角落开始破译密码机。然而刚破译到三分之一,刺客倒下了,对我发了一个快走的信号。
  我知道地窖在哪里,松开密码机,开着护肘以最快的速度向地窖移去。
  刺客上椅,迷失……
  我来到地窖附近,亮铜爵正站在地窖口,红光照着地窖。我受伤状态,过去,等待我的就是迷失。不过去和亮铜爵绕,或许还有一线生存的机会。
  亮铜爵突然向我走过来,我放下板子,他绕了一堵墙过来,我翻过板子靠着翻板加速跳进了地窖。
  我——逃脱。
  4.
  退出了游戏后,不出意外我看见了亮铜爵,他嘲讽的对我们勾了勾唇角,慢慢的向我们走来。
  “好久不见的佣兵团,真弱。当然,也很愚蠢。”亮铜爵低下头,眼神轻蔑的看着我们。
  刺客不爽的“啧”了一声,转头离去。医生也直接离开了;旧装深深的看了一眼亮铜爵,也走了。
  我看着他们离开,也正想走,就听见了亮铜爵说出了我在跳地窖时脑海里浮现出的猜测。
  “你觉得你为什么能跳下地窖?”
  我当然不能说是因为亮铜爵的失误,因为任何一个满人格的监管者,在对待一个受伤并且想要跳地窖的求生者都知道要怎么办,不可能会在没有把握的时候让出地窖口,让求生者跳进地窖。
  很显然,亮铜爵是故意放了自己的,至于原因,我相信不可能会是杀三放一。
  “噢……你们佣兵真是可怜,明明在求生者中有很受欢迎,也有很多人喜欢你们,可是你们却将自己那可笑的真心与爱情寄托在了我们身上。你们也如同其他女士一样,沉溺在了我们编织的陷阱里,心甘情愿的被我们猎杀。”亮铜爵转身坐在监管者的那张椅子上,没有带指刀的那只手握拳撑着下巴,嘲笑着向我说出了我一直信奉的事实。
  说实话当亮铜爵说完的时候我真的很想一拳揍在他脸上。尽管我知道这是事实,但是当别人说出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不过我看着亮铜爵说出了自己已经信奉了很久的话。
  “是,你们是很优秀的猎人,知道在这庄园的游戏中,求生者们最渴望的是什么,令女士们心甘情愿跳入陷阱的是什么。”
  “你们在一干监管者中有着人类的外形,不同于其他监管者的粗犷与暴力,你们优雅的漫步在庄园,你们哼着小曲打倒一个个求生者,你们带上玫瑰手杖抱起那些因长期被小丑和厂长,鹿头用气球绑起而早就心生不满的求生者,用你们冰冷却又独具一格的公主抱俘获了一个个猎物的心,又因为你们那杀三放一或者偶尔四放的怪异的性格令越来越多的女士深陷于你们的陷阱,也令我的兄弟们将真心与爱情托付于你们,这是我不可否认的事实……”
  我抬起头,垂在身侧的双手握成拳头,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睁开眼睛直视亮铜爵,开口说出了接下的话,“但这不是你诋毁,嘲讽佣兵的资本,我们并不是离开了杰克就无法生存。你们能够把佣兵困在陷阱里用的是感情这个笼子,但当我们发现我们对你们的感情一次又一次被你们踩踏时,那么这笼子也困不住我们了。我们会变成那个为了追求跟战场上一样刺激的气氛而参与庄园游戏的雇佣兵,认真的对待每一场战斗。监管者——是我们的敌人。”
  亮铜爵安静的听我把所有的话说完,脸上嘲讽的表情也消失不见,看我的眼神更是令我背脊发毛。
  我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手在亮铜爵越来越黑沉的眼神下握住了腰上的弯刀。
  就在我被亮铜爵看得发毛,准备拔出弯刀的时候,亮铜爵突然看向我身后,并且神色恢复了正常,甚至放松的靠在了椅背上。
  我准备回头看向身后,一只冰冷的手按在了我握住弯刀的手上。
  我向前走了一步,转身看着这个出现在我身后的人,楞了楞,松开了握住弯刀的手。
  “好久不见,明焰红……”穿着玫红色礼服,没有带着指刀的玫瑰爵抿着唇笑着跟我打招呼。
  我看着玫瑰爵有点惊讶,因为他看起来好像很久没有打理他自己了,那惨白骷髅脸上脏脏的,换身衣服估计都能去冒充旧装杰克了。这不是我平时见到的玫瑰爵,玫瑰爵很在意自己的形象,他不允许自己不修边幅的出现在人前,特别是在那些他喜欢的女士面前。
  这时我见亮铜爵站了起来,走过玫瑰爵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对玫瑰爵说了一句,“我已经帮你套出来了,至于该怎么扭正他对杰克的印象,靠你自己了。”
  我听到这句话后眉头一皱,看向玫瑰爵,准备让他给我解释一下亮铜爵的这句话。
  玫瑰爵慢慢在我面前蹲下,说实话那样子很别扭,毕竟他的腿有些长了。
  “玫瑰爵,我觉得你应该向我解释一下亮铜爵对你说的那句话。”我盯着玫瑰爵那空洞的姑且称之为眼睛的两个窟窿,等着他给我的解释。
  玫瑰爵没有用拟人的形象出现在我面前,我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也不知道他是怎样的表情。
  “明焰红你是不是应该先回应我对你打的招呼呢?”玫瑰爵开口说到。
  我心里生起一丝不悦,准备离开。玫瑰爵一直是我敬谢不敏的存在,自从上次他抱着园丁在我面前刺激我过后就一直没有在见过面,他在避着我,我同样也在避着他。
  玫瑰爵冰冷的手拉住了我,我看向玫瑰爵的眼神也同样冰冷。
  但是他接下来的话却让我也陷入了那个我一直以来都远远避开的陷阱,甚至主动露出自己的弱点,为的只是让他多一点安全感……那对于监管者来说可笑的……安全感……
  5.
  “别离开我……我忍耐了很久了……我忍着不见你很久了……”
  玫瑰爵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和呜咽,我甚至从他那骷髅脸上‘看’到了委屈。
  或者说是祈求……我不敢确定……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噢,你肯定不相信,你那么现实,你相信的只有自己看到的和感受到的……可是……就是那么令你不可置信,我对你一见钟情。为了你我甚至可以不择手段,我可以牺牲一切,只希望你能留在我身边……只希望你能属于我……”玫瑰爵直视着我,拉着我的那只手越抓越紧。
  他的话令我惊讶,紧接而来的是讽刺,我冷笑的打断他,“你的一见钟情就是抱着别人在我即将迷失的时候嘲讽我吗?你的一见钟情就是将我挂在地窖旁边的椅子上断送我最后的求生希望?你的一见钟情是对我说你是直男,只喜欢女人,不屑于用玫瑰手杖抱男人?那你那一见钟情的感情真是令人作呕。”
  他似乎被我刺激到了,双手紧抓着我的肩膀,那张骷髅的嘴张张合合没有说出反驳我的话来。
  我静静地看着他,一只手握住他的手腕,用力的拉开。
  “不……不……别离开我,我喜欢你,我爱你,我不能忍受你离开我,我无法忍受,求求你,别走……”他紧紧的握住我的手,带着颤抖的声音向我说到。
  “明焰,你知道吗?喜欢一个男人对我来说是个多么严重的事情,我在我过去的十几年里,一直都是与女人交往。我为了确定我是不是真的对你有着爱情,我追逐你,我抱着其他女人嘲讽你,我狠心把你挂在地窖旁边的椅子上,都是为了让我确认我内心对你的感情……”
  “可是,在确认的过程中你对我的吸引力越来越大,我越来越沉沦在你注视我的目光里,我觉得是我离你太近了,所以我避开你。可是当我见不到你的时候,我想你想得快发疯了,我甚至没有心思认真的去对待每一场比赛。亮铜爵他们都嘲笑我,说我变得不像自己了,说我已经陷进去了,却还在做可笑的挣扎。”
  “绿纹他告诉我,如果我不想失去你……我必须向你坦白,也必须打碎你心里对杰克不同的印象。我不明白,你又在躲着我,我只有找亮铜爵帮我的忙,让我了解你,让我能够和你在一起……”
  “明焰……你太过现实了,我抓不住你,因为我的过往,我害怕我留不住你,我没有安全感,我想把你关起来,我想你一直在我身边……所以……我求求你,别让我伤害你,和我在一起,我不想让你被我关在不见天日的牢笼里供我蹂躏……”
  “我忍受不了你的世界里没有我……我会控制不住我自己,我求你……给我……”
  玫瑰爵凝成人,眼中带着疯狂与祈求,眼泪一滴滴的从他眼角滑落。
  我握了握拳,想要拒绝他……我不想自己成为可悲的一员,我不想陷入这种感情牢笼,我不可以和杰克在一起,我看着玫瑰爵的眼睛,黑色的瞳仁里装着的是神情犹豫的自己……
  我……
  无法拒绝他……
  “我……和你在一起……”试试。我没有说出后面两个字,因为玫瑰爵突然抱起我,靠在我的颈肩沉默。
  我感觉到从颈侧慢慢滑落的温热……伸出手回抱住了他……
  安全感……自己也很缺少啊……
    ————————————
  佣兵明焰红——迷失。
      
  
  
  
  
  
  OK,熬夜搞完了这篇短篇,我已经快崩了,本来打算be的,但是be结局太晦涩了,不好写,只好强行he,结局写崩了我真的很烦,从十二点写到五点,卡壳卡得不行。
  就这样吧,里面小明焰对杰克的看法也是我对杰克的看法。我过于悲观和现实,希望小明焰能够开朗且抱着希望。
  求帮忙抓虫_| ̄|○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