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染丶

→杂食党——主吃d5杰佣,不要跟我安利佣杰或杰园。
个人偏向all佣。
我有病玻璃心,懒癌晚期。
不要在讨论跟文章cp无关的东西。
喜欢的太太能绕地球三圈,其他的也是。
也吃海贼all路,但主A→L←S。
佣吹。

[杰佣]约定(3)

※无逻辑,链接怎么弄?
※懒癌晚期
※虽然标着三,但不知道有没有四
※大概是略沉着小奶布受×略冷漠毒舌杰克(?大概?)
※一直在ooc,有些设定还在摸索
※enmmmm随缘就好,有热度的话,应该会写四吧……
※周更了解一下
※就这样Let's go☞

第三章 起源(二)
   杰克取下面具,露出那张令许多女士都为之迷恋的脸,一双红色的眼睛此时正闪烁着光。
   蜘蛛觉得杰克一定是出了什么毛病。因为你不能指望一个常年以爱情这把刀来杀人的杀人犯真的爱上一个人。
   “你的新招数不错,我相信那个小子迟早会沦陷的。喏,这是他所在的佣兵协会的地址,这可是他信任你的表现诶。”蜘蛛对于杰克说的话一点都不相信,拿起桌子上的纸条晃了晃。
   杰克对于蜘蛛不信任他的话表示不悦,他皱着眉,接过纸条,摩挲着上面的字。
   蜘蛛耸耸肩,想起她真正的工作。
   “杰克,我要去工作了,你注意一点。”蜘蛛拿了钥匙出门,关门的时候顺带给杰克提了个醒。
   杰克点点头,看表情很明显就是没有听进去。
   佣兵协会……
   奈布·萨贝达……
   白色的纸条凑近微红的薄唇,一个充满暧昧的吻落在上面。
   “小甜心~”
………………
   “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上来救园丁。呵呵,厄运震慑的滋味怎么样?新来的。”
   奈布抱着头蹲在地上,他从医院穿过来,没有看见监管者守尸,就想上去救园丁,没想到会突然出现心跳,而且还被对方砍倒。
   “你们求生者在乎输赢,三个人或四个人逃生就赢了,两个算平局,两个以下就算输。抓住你们这个弱点,你们就会一个个的上来送死。”
   奈布暗暗的翻着白眼,心想这监管者话真的多,不知道反派都死于话多吗?
   “你在想什么?求生者奈布·萨贝达。”
   奈布的下巴被一只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抬起,让他看清楚了这次监管者的面目。
   “杰克?”
   奈布没想到,居然在这里遇到了熟人,但看表现,对方似乎没有记起他。
   可是……那个约定明明是对方定下的啊……
   “嗯?看来你认识我,怎么?要放弃挣扎了?抱歉,我可不抱男人,你的下场可能只有流血死了。”杰克居高临下的看着奈布,收回手,把手套脱下丢在地上。
   奈布仔细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令他熟悉监管者,身上的衣服只是比消失前破了一点,但绅士的气质并没有变,戴着面具,右手戴着指刀。现在唯一不能确定是就是对方的容貌。
   杰克看着地上跪着的佣兵,忽略掉心中的那点熟悉感,向着冒险家爆点的地方走去。
   奈布感觉有点恍惚,他已经在地上跪太久了,流血过多就快死了。
   奈布蹲在地上,控制不住的喘着气。
   恍惚间他看见一个蓝色的身影在向他面前奔来。
   “撑住,地窖在木屋旁的废墟那。”
   眼前模糊的景象渐渐的变得清晰,艾玛小姐已经被送回庄园了,来救他的是艾米丽医生。
   “你快走吧,杰克不守尸,也不会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你可能会碰到他,所以小心一点。”艾米丽把奈布身上的伤治好以后往冒险家的方向跑去,看起来应该是要去救冒险家。
   奈布拉住艾米丽的手急促的说到:“艾米丽小姐,我可以去救库特,你先去破译吧!”
   艾米丽转过头对奈布笑了笑,“没事,我想要杰克抱一下我,库特他坚持得住,你快去开机吧,开不了就走地窖。”
   说完,艾米丽转头跑走了。奈布看着艾米丽的背影,拉了拉兜帽,转身向一台密码机走去。
   我要看看他的样子。这得摘下掉他的面具。
   奈布修着密码机,心里这样想着。
………………
   在阴暗曲折的巷子中,一位穿着青色礼服,戴着高礼帽,手拄着一把黑色手杖的绅士走在其中。
   皮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男人也哼着奇怪的小调。
   “马上就到了,又要见到小甜心了~”杰克开心的在这个巷子里七拐八拐,他手里的纸条只告诉了他一个地址,他只打听到是这附近,目前也就只能慢慢摸索。
    杰克哼着小调,拐过前面的一个弯,一把刀飞过来插在他身后的地上。锋利的刀面削掉了他的一缕黑发,随之而来的还有不知死活的挑衅。
   “嘿,这位先生,怎么一个人来这里呀?兄弟几个没钱了,相信像先生这样的人会给一些给我们兄弟几个花的吧。”
   一个浑身都是肌肉的混混踏着步子走了过来,一拳打在杰克旁边的墙上。他身后跟着几个相比比较瘦弱的混混,也一脸不怀好意的看着杰克。
    杰克轻笑一声,对面几个混混听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让他们觉得很尴尬。
  混混头子一把揪住杰克的衣襟,吼道: “笑什么!你戴着个面具装什么鬼!赶紧把你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我笑先生您真是太没有礼仪了,身为一个男性,没有礼仪是会被小姐们拒绝的。您……还是单身吧。”杰克低声的说到,语气中带着一丝嘲讽。
   “想爬老子床的女的多得是!你们这种伪君子软脚虾都是只说不干的懦夫!还礼仪,我现在就给你看看我们的礼仪!”混混将杰克摔出去,接着一拳向杰克打去。
   “哈哈哈!真是……井底之蛙啊。愚蠢!”杰克被混混的举动逗笑了,接着他的右手开始快速变化,慢慢的指刀覆盖上了他的五根手指。
   “德尔,住手!”
   杰克正抬起手准备给面前的混混好好上一课,然而一具在他看来弱小的身体挡在了他的面前,为他挡了那混混的一拳。
   德尔刚打下去就后悔了,他看见了一抹亮色,不用猜他也知道,那是刀反射的光。
   没想到的是关键时候居然有人出来挡了这一下,也顺带帮他挡住了那可能会要他命的一击。
   “奈布先生!”
   德尔看清这个人以后惊讶的叫了出来。
   奈布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心想着德尔这家伙下手真狠,还好没打到杰克,他肯定受不了。
   杰克抱住奈布,手上的指刀微微的在颤抖。杰克把头埋在奈布的后颈,深吸了一口这令他沉醉的气息。
   奈布觉得自己身上要是有毛的话,估计已经炸了!这感觉!太色情了吧!
   “奈布先生出现得真是及时,不然我怕……”
   杰克凑在奈布的耳边轻语,后面的字被隐在了两人之间。
   德尔看着面前姿势暧昧的两个人他的心情有一种以他的文学水平不能说明的复杂。
   后面几个混混也看傻眼了,都楞楞的站在那里。
——————————————————————
小奈布英雄救美了解一下。
周更了解一下。
我会努力提升文笔的,虽然我现在还很菜,小学生文笔。
虽然我并不热爱学习。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