孑染丶

→杂食党——主吃d5杰佣,不要跟我安利佣杰或杰园。
个人偏向all佣。
我有病玻璃心,懒癌晚期。
不要在讨论跟文章cp无关的东西。
喜欢的太太能绕地球三圈,其他的也是。
也吃海贼all路,但主A→L←S。
佣吹。

[杰佣]适应(金弹)

※小甜饼!大写加粗划线!

※部分真事改编。

※好久没写文了,小学生文笔警告。

※私设弹簧没有上过战场,只受过训练。

※我脑残别来跟我掐设定谢谢。

※ooc警告,有我自己的性格观念存在。

※前面人外杰,结尾拟人

※第一个分段写的是第一赛季,当时杰克弱势,只靠移速吃饭,和佣兵一起坐冷板凳(别跟我提演绎之星,我不听)

※与上篇烂尾文章有所关联。

——————————————

  “你怎么看待杰克这个监管者的?”

  “我觉得先生很好啊!”

  弹簧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明焰红会问他这个问题。

  弹簧身为佣兵里最小的一个,一直被哥哥们保护着长大,一直听着哥哥们谈论战场上的生死存亡。

  他也对战场充满了向往。

  他也追求那种在平静生活里无法体会的,另一种感受。

  嘿!这双手羸弱无力,但你真应该看看它们装上弹簧的模样。

  他来到了庄园,他的哥哥们很惊讶。

  “我不是很赞成弹簧你来庄园参加游戏,你还太弱小。”刺客不赞成他。

  “我有护肘啊!我虽然没有刺客哥哥厉害,也没有初始哥哥经验丰富,可我还是拥有不凡的身手,羸弱的双手不会成为我的短板。”

  初始也反对他,说:“弹簧,庄园里有你想不到的各种事情发生,这场无限轮回的游戏……我不想你参与进来。”

  “可……”

  匿踪绿按住弹簧的肩打断了他的辩解,“哥哥们是为了你好。”

  “相信我,你遇到了监管者一定会吓得找不着北。特别是杰克,那就是个大猪蹄子!而且是脑子有包的大猪蹄子!简称神经病!”刺客很激动的拍桌站起,一只手撑着桌面,一只手伸出食指指着对面的弹簧。

  弹簧盯着鼻子前这根手指,不在意的用手拨开。

  “咳,刺客,个人感情就不要带进来了。杰克是不怎么,但他是监管者,也有个人的想法,也要有职业操守。”初始低咳的一下,指节敲了敲桌面。

  “亲爱的,听说你们这边来了个小可爱?”

  弹簧听到这声音揉了揉耳朵。什么呀,这种慵懒又带有磁性的声音,太犯规了吧。

  “稀客啊,白纹。”初始看着门口出现的高大身影,淡淡的打了个招呼。

  “哪里,就是来看看我家亲爱的。”那个穿着黑色燕尾服,带着礼帽和白色面具,浑身流动着银白色液体的‘人’回答到。

  弹簧看着白纹惊讶的捂住了嘴。

  刺客听到声音的第一时间就收回手,拉低兜帽,沉着脸坐在座位上。

  白纹走到刺客椅子后面,一只手放在了刺客肩上,另一只在不停流动的怪异的爪子则搭在椅子上。低下头问道:“怎么了?又是哪个杰克惹你不高兴了我去打他。”

  弹簧清楚的看见搭在他刺客哥哥肩上的那只手上下滑了滑。

  这个动作是什么意思?

  刺客直接拍开那只手,仰头看着白纹,“弹簧还小,麻烦你管好你的猪蹄。”

  白纹笑了,那低沉的笑声又让弹簧麻了耳朵。

  这人笑起来怪好听的,嘶,像……噢!像园丁小姐说的那样,耳朵要怀孕了。

  弹簧捂着耳朵这样想到。

  “白纹,下一局你上场,不要在这边继续打扰别人。”

  咦,这个声线和眼前这个‘人’很像诶,但更低沉也更严肃一点,没那么慵懒。

  弹簧向门口看去,一个端着茶杯,穿着①和白纹一样的金色的‘人’站在门口,两人除去身体颜色的不同好像并没有太大差别,但门口那‘人’衣服上有些细致的纹理,礼帽上也有一个金色的问号。

  弹簧看着那白色面具上单独露出的金色眼睛,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

  金纹也看见了弹簧,愣了一下,收敛了眼中的情绪,转头催促白纹,“快点吧,准备时间要到了。”

  说完转身消失在了门口。

  初始看着金纹离开,回过头来见弹簧一直盯着门口,想了想还是开口问到:“怎么了?弹簧,被吓到了?”

  弹簧收回看向门口的视线,对初始摇了摇头说:“没有,只是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很奇怪,他好像很厉害。”

  白纹直起身,对弹簧说:“别担心,金纹他就是气势强了点,没有理发师厉害的。别害怕。”

  “哦,对了,我该走了。亲爱的,晚上见。”白纹用手划过刺客的肩头,转身出门。

  刺客抖了抖,咬牙切齿的骂到:“神经病。”

  弹簧还没见过刺客哥哥这样情绪外露过,看来这个白纹很厉害啊。

  初始握住弹簧放在桌上的那只手,表情严肃的对弹簧说到:“既然你已经出现在了这里,就代表你已经参加了这个游戏,我无法将你送出这个庄园,那么,你就要好好跟着我们学怎么在游戏中获得胜利。提醒你一句,不要轻易招惹杰克。”

  弹簧看大哥表情严肃,皱眉应到:“噢,我会好好学的。但,杰克是谁?很厉害吗?”

  “不,他们可以说是很弱的监管者了,这个赛季跟我们一起坐冷板凳,但他们人气很高,很多人都喜欢他们……包括我,也喜欢上了其中的那个……”初始的表情渐渐柔和,好像想起非常美好的事情。

  喜欢……

  弹簧想到,那种情感离他很远吧,毕竟自己只想追求那种在战场上的感受,并不是来谈恋爱的。

  没想到大哥居然喜欢杰克……真的很令人惊讶。

  “白纹和金纹以及绿纹,都是杰克的同体,其他的只要看见骷髅型,身形高瘦的,不管穿什么也都是杰克同体。带着豆豆眼面具的是初始,也就是大哥相好的,可以跟他求佛,嘿嘿。”匿踪绿笑到。

  “匿踪!”初始瞪了一眼匿踪绿,匿踪绿伸手在嘴上做一个拉上的动作低头数手指。

  刺客一拳打在桌上,“管他什么监管,溜就行了。遇到杰克就更别怕,溜到他怀疑人生。”

  弹簧懵里懵懂的点头,眼中的迷茫让初始感到日后训练的艰难。

  金色的怪物眼中……透露着杀意……

  弹簧一直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第一眼看到金纹眼睛时,那种紧张到屏住呼吸的感受。

  他真的……没有多厉害吗?

  弹簧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答案,尽管后面他与金纹在一起以后也没有得到答案,更何况那时候的他已经忘记了第一次见到金纹时的感受。

————————————

  “弹簧,你怎么看待杰克这个监管者的?”许久未见的明焰红这样问到。

  弹簧不明所以,“我觉得杰克先生都很好啊。”

  明焰红看起来似乎有点焦躁,紧皱眉头,手指敲着桌面,咚咚的声音回响在大堂中。

  弹簧双手交叠放在桌上,静静的看着明焰红,歪了歪头,问到:“明焰哥哥,是哪个杰克凶你了吗?”

  咚咚声停止了下来,明焰红揉了揉脸,叹了口气低下头说到:“没有,只是刚才有一局输了,监管者是杰克,我有点不甘心而已。”

  弹簧扶正帽子,正要开口说话门口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弹簧我做了甜饼,是你喜欢的口味。”金纹手上抬着托盘,温和看着弹簧。

  弹簧推开椅子,蹦蹦跳跳的跑到金纹那一个熊扑抱住金纹的腰。

  “噢噢,先生真好,是小熊形状的甜饼吗?我之前说的那种。”弹簧抬头看着金纹,眼中写满期待。

  金纹弯腰,把托盘送到弹簧眼前,“都按你说的做的,满意吗?”

  银色的盘子中摆放着一个个精致好看的棕色小熊饼干,还用橙色甜酱点出了笑脸。

  弹簧很开心的拿起最上面的一个,说到:“非常满意!谢谢先生!我今天晚上想吃鱼,可不可以做鱼……”

  “弹簧,下一场你要上了,明焰红也要一起来,抓紧时间。”刺客从门口出现对弹簧喊到。

  弹簧把饼干塞到嘴里,含糊的回应了一下刺客,搂着金纹的脖子在他面具上印下一个吻,飞身向门口跑去。

  明焰红也推开椅子,拉低兜帽从金纹身边走过。

  “这局是理发师,麻烦多照顾照顾弹簧。”

  明焰红停顿了一下,点了点头,沉默的离开了大厅。

  金纹盯着明焰红离去的背影眼神深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

  “好久不见小弹簧,明焰。”忧郁蓝挥手向坐下来的弹簧和明焰红打招呼。

  弹簧也挥了挥手,把嘴里的饼干咽下,“好久不见,忧郁蓝。没想到这次会是四佣兵,嘿嘿。”

  明焰红也向忧郁蓝打了个招呼,就坐在座位上撑着头小憩。刺客还是一如既往的吹口哨挑衅监管者。

  忧郁蓝抿了抿唇,有些担心的看向明焰红。

  弹簧也有点紧张了,他还没有遇到过这么沉闷的气氛,刺客也不和他说话。

  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进入了游戏。

  弹簧还没看见场景就听见了吵闹的音乐,果不其然出生在旋转木马旁边。弹簧撇撇嘴,他不是很喜欢这个旋转木马,他更喜欢过山车。

  弹簧正想走到鬼屋那边去修机,却突然有了心跳。

  弹簧一抬头,迎面过来就是一道雾刃。

  “唔!”

  弹簧急忙打开护肘,靠墙弹走,他记得马戏团房子这边有兄弟在修机,他去另一边溜,别影响他们修机。

  但是中了雾刃自己跑不了多久,而且这个杰克很稳。

  弹簧往后面看去,理发师不紧不慢的跟着他,在雾刃生成的雾区里杰克是有移速加成的。

  弹簧只好不停的用护肘拉开距离,刚刚躲开了一道雾刃,但是弹到的位置没有板也没有窗,根本不能和杰克周旋。

  又一次护肘打开,弹到了马戏团房子旁边的滑梯,正准备上去,就被一记双刀直接打倒了。

  弹簧被牵上气球,挂上了椅子,他抬头看着面前这个理发师,对方的身影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只留下红光照在椅子上。

  弹簧发了一个‘别救我’的信号,他上椅只剩两台机了,他也没有护肘了,下椅也没有办法跑,还不如多坐一会,反正他坐得久。

  弹簧正想哼歌,面前的监管者却突然传送了,下一秒刺客就中刀了。

  弹簧呆了呆,明焰红过来救下他,发了一个‘快走’,但是下一秒一个雾刃又打在他身上。

  原来理发师追着刺客又回来了椅子这边,明焰红正想走开却被理发师打了一刀。

  弹簧想跑到另一边,但是没来得及就又倒下了,理发师过来牵起他挂在椅子上,现在明焰红和刺客残血,理发师在附近转悠了一下雾刃又一次刷新。

  忧郁蓝跑到椅子前,试图骗刀,但是被雾刃打中了,还好下一刀打在椅子上,让忧郁蓝成功救下了他。

  但是由于受伤,忧郁蓝并没有帮弹簧抗刀,理发师追上来又是一刀打在弹簧身上。

  弹簧生无可恋的站在原地,他是清楚自己这局是跑不掉的了。

  倒地后正想着自己快飞了怪不好意思的,都没有溜多久就飞了,真差劲。

  但是理发师并没有牵他,反而转身去了另一边。

  接下来,弹簧看见先是刺客倒地,之后明焰红过来治疗他,他刚被治疗好忧郁蓝就倒地了。

  明焰红又去治疗刺客,弹簧想着还剩两台机,就想修一点,但刚修了一点一个传送又传到了自己脸上。

  跑了一会又一次被打倒,理发师擦了刀又转身往马戏团小房那边走去,弹簧捂着自己的脑袋,有点搞不懂这个杰克。

  刺客和忧郁蓝已经满状态了,但忧郁蓝貌似是自己自愈起来的,明焰红也被治疗好了。

  刺客和忧郁蓝在那边开始修机,明焰红跑过来治疗弹簧。

  弹簧站起来拍拍膝盖上的灰,正准备去修机,忧郁蓝倒地,刺客残血,明焰红又跑去治疗忧郁蓝了。

  弹簧觉得这局节奏已经不对了,就只有两台机,修完了就好了啊,为什么要一直治疗。

  弹簧又开始修机,忧郁蓝已经被治疗起来了,但是下一秒明焰红被打倒了,忧郁蓝也被追击了。弹簧看着倒地状态的刺客和明焰红,想了想他跑去治疗刺客,但是还没到刺客就自愈起来了,并且跑去治疗明焰红了。

  忧郁蓝又一次倒地,血量已经过半了,没有多久就要死了。

  弹簧心里有点害怕,向明焰红和刺客那边跑去,却又被理发师发现了,并且再次被打倒了。

  他已经叠了五层战遗了,治疗起来非常的耗费时间了。刺客治疗好了明焰红,但是理发师去截他们,明焰红来不及治疗好刺客,只好去治疗倒地的忧郁蓝。

  弹簧看着现在的状况,用掉了自己的自愈,继续破译密码机。

  现在他残血,刺客倒地,明焰红满状态,忧郁蓝也满状态了。

  明焰红来到他身边,想治疗好他,弹簧看了看密码机,发了一个‘专心破译’的信号,继续破译密码。

  明焰红就又跑去治疗倒地的刺客了,刺客刚刚治疗好,忧郁蓝又一次倒地,并且流血死亡。

  弹簧愣了,密码机的校准出现他没成功,炸了一下,一个传送过来理发师又打中了他,然后又不管他了,去追刺客和明焰红了。

  明焰红被打伤,刺客又一次倒地。

  弹簧抱着头爬到角落,身上五层战遗他自己自愈非常慢,血量一点一点的流逝。

  弹簧看着身边出现的藤蔓,感觉身上的伤口越来越疼。

  因为同是佣兵的关系,他也有着哥哥们的战遗负面buff。哥哥们和金纹都很爱护他,觉得他还小战争后遗症对他太过残忍了,平时都护着他,从没让他怎么磕着碰着,偶尔轮到他进入游戏,队里都有医生,可以更快的治疗他。遇到的监管者们也都很痛快的放椅子,他从来都没有被这样放血过。

  弹簧想起了之前理发师的刀刃打在他身上的感觉……冰冷的刀刃划破他的皮肤,鲜血沾染在刀刃上,又被甩掉,理发师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倒地的他,转身去猎杀下一个人。

  弹簧靠着墙,身上的伤口崩裂浸湿了衣服,濡湿的感觉让弹簧很不舒服,动了一下身体,却又让更多的伤口浸出鲜血。

  弹簧看着刺客倒地,明焰红还在牵制理发师,刺客已经没有自愈了,不能来治疗他。明焰红被理发师追着,自身难保。

  弹簧感觉眼皮很重,伤口也不在痛了,代替疼痛的是一阵阵冰冷,这一局花了大概二十多分钟。理发师不把他们挂在椅子上,而是一刀一刀把所有人打倒,爬起来再打倒,耗费的时间足够多了……

  “唔……”弹簧看着自己的状态,血量只有一丝了。他有点害怕,听说死亡的滋味很不好受,尽管庄园主不会让他们真的死亡,但是他们却会体会到死亡时所有的感受。

  外翻的伤口汩汩的流着鲜血,白色的布料被鲜血浸红。墙角的人影消失在了那里,只留下了一地的鲜血与黑色的藤蔓,以及——死亡的声音。

————————————————————————

  “小弹簧,该起床了。”

  弹簧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金纹坐在他的床边,握着他放在被子上的手。

  弹簧呆愣的看着金纹,又僵硬的转头看向四周。

  这里是艾米丽小姐的诊所……

  “弹簧你还好吗?被放血的求生者赛后会昏迷一段时间被送到诊所,身上的伤口会慢慢复原,而且会休息一段时间才让再次参加游戏。”忧郁蓝躺在旁边的床位上,担忧的看着弹簧。

  弹簧双眼无神的看向忧郁蓝,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听见外面传来了清脆的鸟鸣,又缓慢的转头看向窗外。

  金纹见弹簧这个状态,握着弹簧的手紧了紧。

  “理发师也太过分了!真的是我见过最魔的杰克,居然这样对待佣兵们。”艾米丽打开门进来,身后跟着白纹和牛仔。

  白纹怀里抱着昏迷的刺客放到忧郁蓝旁边的床上,牛仔背着明焰红放在弹簧对面的床上。

  “艾米丽小姐,我就放这儿了!还有需要我帮忙的吗?”凯文把明焰红放在病床上了以后急匆匆的冲到艾米丽面前邀功。

  艾米丽对凯文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说道:“麻烦凯文先生了,可以帮我把光天使艾米丽叫过来吗?这儿人手有点不够了。”

  “收到!小姐的请求我一定会做到!”凯文向艾米丽行了一个不伦不类的礼,就打开病房的门去办事了。

  金纹没有理会那边的情况,弹簧已经将注意力从窗外转向对面床的明焰红了。

  白色的病床上躺着虚弱的明焰红,尽管已经处理过伤口,但白色病床上的红是那么刺眼。绷带上还浸出了血迹,那三道血迹的伤口十分吻合凶手的凶器。

  弹簧突然想起开始游戏前明焰红问他的问题。

  “你怎么看待杰克这个监管者的?”

  弹簧突然想不起自己怎么回答的了,感觉脑子里什么声音都有,嗡嗡的声音让他感觉烦躁,这他突然想起他听过的关于杰克的一些事。

  “那个啊,我们这最受欢迎的监管者——杰克,外号是开膛手呢!听说以前杀了几个女人,而且是开膛破肚,非常血腥,是个心狠手辣,冷酷无情的人呢。”

  “听说杰克的技能是隐身啊,移速很快的样子,武器是——爪子?不,指刀?”

  “开膛手……很恐怖吧。”

  “……”

  “弹簧……”

  冰冷的手覆上他的肩,弹簧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反射性的拍开了肩上的手。

  ‘啪’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小小的病房中,所有人的视线都转向了弹簧这边。

  忧郁蓝抿着唇揪着被子,白纹脸上带着面具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表情,艾米丽皱着眉担心的看着弹簧和金纹,心里又骂了一遍理发师。

  金纹的手凝在半空,手上金色的液体有规律的流动着。

  弹簧拍开了那冰冷的触感以后像是突然醒过神,看着面前的金纹有点不知所措。

  金纹沉默的放下手。

  时间仿佛凝固了在了这一刻,弹簧觉得他和金纹估计回不到以前那么毫无保留的那样了,他低下头,一种莫名的恐惧已经蔓延在他心里了。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金纹的时候,他第一次与金纹对视的时候……

  “抱歉,小弹簧。液体太冷了,人手比较温暖对吧。吓到你了,今天晚上给你做鱼,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满足你。别怕……这下不冷了,让我抱抱你。”

  一只白皙修长的手落在弹簧的肩头,手的温度从接触的那里一直向全身蔓延,一直向心里蔓延。

  金纹慢慢搂住弹簧的肩,慢慢的收紧,最后将他抱入怀里,另一只手轻轻的拍着弹簧的背。面具上露出的那只金色眼睛里满是能将人溺毙的温柔。

  弹簧靠着金纹温热的怀抱。感受着这份令人沉醉的爱意。抱着自己的手是温热的,他听到的声音也是那么温柔,他的先生,一直都那么温柔的对待他。

  他的先生,从来都没有伤害过他……

  “呜,先生……”弹簧伸出手回抱住金纹,埋在他颈边小声的抽泣,眼泪从脸上滑落,将金纹的领子浸湿。

  白纹眼神复杂的看着金纹,他从来没见过金纹收回金液变成人类外形的状态,这是他第一次见到。

  他记得以前金纹说人类身体太过脆弱,不适合这个游戏,原体才适应那庄园的无限循环的游戏。

  忧郁蓝揪紧被子,低下眼帘,避开了这个场面。

  “咚咚咚”

  有规律的敲门声响起,打破了现在令人感动气氛,艾米丽心道一声敲门这人不懂得看时机,翻了个白眼去开门。

  “抱歉,我是来接忧郁蓝的。”门口某个不懂看时机的理发师的走进来,径直走到忧郁蓝床前,掀开被子将忧郁蓝抱起,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忧郁蓝惊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搂住了理发师的脖子。

  “雏鹰终究要展翅翱翔,终日沉浸蜜罐在中,以及用宠爱包裹的鸟巢中是不会成长的。”理发师抱着忧郁蓝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偏头说了一句,随后转身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金纹抱着弹簧沉默不语,白纹轻咳了一下挥手让艾米丽看看刺客的情况。

  金纹一只手覆上弹簧的后颈,低下头,在弹簧颈边轻轻的印下一个吻。

  “先生……我不会再哭了,我应该长大了。先生……”弹簧慢慢的停止了抽泣,抱着金纹断断续续的说着。

  “嗯,你会长大的……”金纹抱紧弹簧,蹭了蹭弹簧的脸颊。

  弹簧退出金纹的怀抱,还挂着眼泪的眼睛看着金纹,“以后……我不会再这样对先生了……我不应该迁怒先生……”

  “没关系……”金纹握住弹簧的双手回应到。

  弹簧吸了吸鼻子,对金纹露出了一个笑容。金纹也一如往常的揉了揉弹簧的头。

  白纹在那边憋屈的看着两人秀恩爱,选择眼不见为净,偏过头去看自家的刺客。

  不知何时醒过来的明焰红自己扯开被子盖在自己身上,露出一双眼睛看着病房的窗外。

  窗外一个莹蓝色的身影飞速掠过,惊得树上的小鸟纷纷飞起,而那道身影却没有停止,一直奔向远处的求生者宿舍。

  明焰红:……那个谁?!

——————————————————————————

  我这辈子都不要杰克佛我佣兵!(真香)

  杰克是大猪蹄子!(bushi)

     没有金纹,没有金纹专杰也就算了,自己还抽不到(泪目)

  这篇文写得有点久,因为一直想不好怎么写,所以整篇文就乱七八糟的。

  已经放弃了,反正没有人能看完的,又臭又长_(:зゝ∠)_,我在写个鸡脖。

  发这篇文我是挣扎的,因为我本来想把设定发前面的,然后……看着……越来越乱,我突然觉得,这个圈我不用太上心了。

  ①穿着(zhuo),我知道这个注释是多余的,但我还是想注释一下。

评论(6)

热度(41)